Skip to content

Aemong 巡迴台北場 +馬克白+Angel Baby

Aemong是曾經組過太空蛋糕以及強迫女孩的黃雨晴跑到柏林之後組的團,此次演出特別找了昔日好友/團員馬克白以及天使寶貝!以下附上一段音速死馬小各精闢的專輯review,歡迎大家來喝酒打屁跳舞!

A夢(Aemong)是黃雨晴以及巴西籍Henrique Uba在柏林的project,和大家耳熟能詳我的心中沒有愛的space cake以及這個城市沒有龐克的強迫女孩相比,A夢聽起來更加複雜企圖心更大了。黃雨晴也從現場可以彈吉他彈moog老合成器又要唱歌的全能少女變成要操控取樣機要彈bass又要彈合成器還要邊唱歌的超全能少女~~!!

初聽A夢的新專輯1000其實沒那麼習慣,從第一首Slug開始就是一連串機械drum machine beat跟高壓synth bass以及各種衝突聲響重擊,聽覺上的感覺很濃稠濕黏又很灰暗。雖然不時可以聽到黃雨晴這幾年在柏林的作品,但這張專輯整個歪斜感超級重似乎沒辦法以直覺的方式聆聽。整張專輯大部分的節奏都是以取樣機或drum machine編程做出來的,但動態上卻很有機沒那麼機器,多聽幾次會發現許多具象聲響及調變過後的小聲音巧妙地藏在節奏後頭。Henrique Uba在巴西其實是知名樂團RANCORE 的吉他手,這張專輯的吉他都是由他負責,很喜歡他各種不諧和音程及靈巧無調portmento句型應用,也讓這張專輯跟黃雨晴之前的專輯有非常明顯的不同。在第五首Mohawk 可以聽到他精彩的吉他效果運用,結合不知道哪剪來的粵曲拚貼,鬼魅中多了一點撫媚。這張作品裡幾乎沒有直線型冬雌搭雌之類的節奏,而是零散的地讓聲響落在各種位置,但聽過幾遍還是可以發現一些編程規則的蛛絲馬跡,像第三首Mother Earth’s Twin 應該是裡頭拼貼運用最複雜企圖心最大的一首,亂數合成器sample &Hold generator,吉他無調滑音,無跡可尋的工業取樣,乍聽之下是一團混亂又讓人很焦慮,但vocal的聲線卻很明顯地有旋律性及hook。而黃雨晴也比之前更會運用vocal聲線,不論是Atheist 裡有點blues的旋律,或是Old Lady Sings 裡的頑固低音裡疊加可以稱得上是超好聽的巴辣歌旋律,然後再轉到dorian終止,都讓我覺得這女孩這幾年真的在柏林沒有白混~~!

這不是一張簡單好懂一聽就愛上的專輯,裏頭結合了musique concrète,No Wave,Industial,chromaticism 非線性結構,高壓合成器等各種讓人很想快轉按stop的元素,但如果可以停下手邊工作戴上耳機專心聽過一輪不要只是讓它變成背景音樂,就會發現每個聲響都有它的線索,雖然黃雨晴唱歌還是很女孩很臭玲呆 但聽得出來歌詞都在唱很大人的事情………..當年那些地下社會表演會在地上滾來滾去的暴女們也一個一個走出自己的路。這張專輯自我風格超級強烈反潮流反類型跟本不是印象中柏林潮咖藝術咖ㄎㄧㄤ咖會做的東西,但對我而言這是我這幾年聽到結構最工整最嚴謹的一張作品,由衷推薦給大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